This is the place where lonely pieces go.
 

【newtmas】街头怪人

高雅_:

《街头怪人》 *newtmas *不知道算不算AU的AU *胡言乱语预警 没人知道他是何时出现的。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镇,不常有陌生人出现,但是人们似乎就这样接受了他每天清晨出现在镇口的空地上,像是接受一条不明来历的流浪狗。 这人很怪——多数时候他都倚在镇子中心的大树下,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睡觉;或者拖着他瘸了一只的腿在镇子中转悠,像在寻找出路,又像是极富耐心地等待一个约会。有时他会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刻一些木头小人,随手送给路边好奇的孩子,如果你有幸得到两个,你也许会发现那似乎是同一个人——微卷的头发,大大的双眼,像是精灵,或是天使。极少的时候——通常在夏末,他会用树叶吹曲子——只是一小段旋律,来回反复。 镇上最年长的老人偶尔会谈起他,总说记得他初次来到小镇的样子——疲惫和落魄遮不住的英俊脸庞和挺拔身姿。他很少说话,但他的声音像是最醇厚的红酒,温柔而沉稳。 她说他在等他的爱人,他们相约于叶落之季。他习惯性的早到,是怕那个调皮的人偷偷提前到来,而他从不愿让对方等待。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男人,即使知道他有了心爱的人,镇子上的姑娘还是会偷偷憧憬他——老人的声音充满回忆的甜蜜,她说她一直都想看看那到底是一个如何美丽的人,能让他如此珍惜。不过没人相信她。人们说她老糊涂了,虽然怪人的脸被丛生的毛发遮住,但那身形怎么也不像跟她一般年纪的人。况且,怪人也没有她说的那般健壮——你看,他甚至瘸了一条腿。 住在镇口的守夜人有时喝醉了之后也会说起他——关于怪人有一年突然消失了那件事。他说他亲眼看见怪人被几辆漆黑的铁皮车追着,他惊叹于怪人奔跑的速度,不过在怪人快跑进镇外的树林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腿,于是他摔倒了。铁皮车上下来了几个穿白大褂和全副武装的人,他们把怪人拖上车,带走了他——当然没人相信他,他们都说守夜人喝得太多出现了幻觉。几个月后怪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又引起了一阵谈论,因为这次他看起来更糟糕,还不知怎么地瘸了一条腿。不过还是没人相信守夜人的话。毕竟,这是一个偏僻而安宁的小镇。 小镇的画家似乎是跟怪人交谈最多的人。他说怪人曾用一只表跟他换了一张画,画上的是一个男孩,金棕色微卷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抿起的薄唇微微上翘。稚嫩如彼得潘一样的五官,却浮现出历经生死的坚毅神情。画家问了很多关于画中人的问题,怪人却闭口不谈。仿佛是多跟别人说一点,他所能得到的就少一点,所以他把一切捂在心口,视若珍宝。画家改了很多次怪人似乎都不满意,不过最终怪人还是摘下了手腕上似乎戴了很多年的机械表,带走了画卷。他说他怀疑那便是怪人的爱人,不过——好吧,人们对此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他本身就是就已经足够奇怪。 后来怪人开始频繁地消失,开始是几周,后来变成几个月。但无论如何,他总会在第一片树叶落下之前回到小镇,虽然他每一次看起来,都比前一次更糟糕。 怪人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一个落雪的清晨,天没有亮,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雪,这之前怪人已经消失了快一年。守夜人说,他在屋子里喝着酒,看见怪人远远地从镇子外走来,他似乎连路都走不动了,靠着一根木棍才勉强前行。他走到镇子中央的树下,看着掉光了叶子,在雪风中微微颤抖的枝桠,一动不动地站很久,久到守夜人怕他被冻死,准备从温暖的屋子里出去看看他时,他却转身,缓缓从来时的路返回。 那是守夜人最后一次见到他。 第二天,小镇被一阵尖叫吵醒。第一个起来扫雪的人发现了两排混着大量血迹的脚印,从远方的树林一直到镇子中心,然后又折回了远方。 那一天下午,镇上最年长的老人去世了,她说她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没有看到怪人和他爱人重逢的时刻,她说怪人刚到小镇时偶尔会露出微笑,后来他不笑了,他的脸被头发和胡须遮挡,再也没有人能看见他的笑容。 守夜人握着她的手对她说,他亲眼见到蹒跚的怪人在镇子外被人扶住,他们良久的拥抱然后一同离开。 画家只是摇了摇头,退出了老人的病房。 这个冬天过去了。 之后又过了很多个冬天,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怪人。 FIN. *这篇文的脑洞来源于之前某天跟同事聊天时他提到他老家的街上曾经有一个疯子【。】,老在同一条街上转悠。然后他说了一句话,“结果那个冬天一过,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当时就觉得挺虐的人_(:з」∠)_今早在被窝里突然想到这句话顿时脑洞大开,我的点果然比较奇怪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7)
  1. Decolourlised Decene高雅_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Decolourlised Decen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