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the place where lonely pieces go.
 

【马上开学惹赶紧割腿肉填脑洞ww。

不我真的不是来黑goc的【谁信

 把任务目标狠狠地摔上墙, 实习特工 Ukelele喘着粗气从后腰摸出了自己的标配手枪。把枪口顶上对方的腹部以后接通了左耳上的无线电,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并以最平静的语气呼叫了歼灭组。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至少你不会看到他们死去时的脸,而你早晚会麻木。’他这么想着, 然后打开了保险栓。

特工Ukelele的职责是侦查现实扭曲者, 并且去除他们的行动能力。当他把子弹送进他们的关节后便可以离开。   面前的Type Green 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却可以凭空捏碎硬石。不忍的感情从特工的眼中闪过却很快被掩盖。正当准备扣下扳机时耳机里却传来主管带着静电的指令。“Ukelele,瞄准头部。你将代替歼灭小组处决目标。结束。”        

 蓝色的瞳孔收缩,条件反射遵从命令地抬起手臂,将要送出子弹的手指却僵硬了片刻。 然而这小小的犹豫提供了面前看似无害的目标反击的机会。男孩的手瞬间就抚上了特工掐着自己脖子的右手。手臂中的骨骼随即瞬间粉碎,重新得到自由的现实扭曲者咯咯地笑着欣赏特工压抑的尖叫与痛苦的表情,而Ukelele的枪则啪地掉在了地上。他慢悠悠地向特工的头颅伸出了了食指,看着对方濒死的表情,为近在眼前的胜利露出了无辜的笑容。 

但是下一秒。男孩的下颌就被闪着寒光的利刃穿透。轻便锋利的战术刀刃直接截断了男孩的中枢神经,于是他的手无力地垂下,非人的怪力也随之消散了。Ukelele特工紧闭的双眼似乎闪着泪光,左手因用力过度微微颤抖。鲜血顺着血槽触到手指的瞬间他发出了恐惧的惊叫,伴着金属落在水泥地上清脆的叮当声。他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蜷缩在房间的墙角,不顾手上的血渍捂上自己的脸,似乎这样就能藏起自己恐惧与懦弱的眼泪。         

“Ukelele,抬头,看着受害者的脸。”         

年轻的实习特工啜泣着摇头,但是他清楚拒绝的后果。毫无选择,在长时间的沉默后他最终抬起了头。他的受害者躺在地上,表情讽刺地定格在自以为是的笑容交织着淬不及防的惊讶与恐惧,空洞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Ukelele。         

眼睛对上的瞬间空气似乎凝固了。有什么在发酵,被掩盖,有什么又从中诞生?本应循序渐进的心理与生理转变被生硬地挤在短短几分钟内,变得零落而病态。         

“你看见了什么?“         


上一秒还惊慌失措的年轻人此时却从嘴角扯出僵硬诡异的笑容。他歪了歪头,似乎在仔细端详地上的尸体,随即粗暴地弯腰从男孩的下颚里扯出了自己的配刀。漫不经心地在嫩黄的校服毛衣上抹去血迹后以左手食指轻巧地点上无线电。        

 “一具可悲的,面目可憎的贱人尸骨未寒的死肉。”这么说着拾起了掉在一旁的枪,如被操控的提线木偶一般戏剧性地向男孩的头部连开三枪,将他的脸轰到血肉模糊。         

耳机的另一端给予的只有沉默。        

“恭喜你,实习特工Ukelele。经过测试,你已成为一名正式GOC特工。请在五分钟内撤出建筑,支援组会来接你。结束。” 机械的女声一如既往地缺乏感情。         

正式特工Ukelele笑了,他绿色与蓝色与褐色的眼睛闪烁着,脸上挂着过于宽阔的笑容,蹩脚地掩饰着自己的恐惧与自责。  

Addendum: Audio record GOC-Ukelele-01.mp3

[未知女性]: 你确定Ukulele 不需要来一次心理评测吗?他的心理状态似乎...不太稳定。

[未知男性]: 没有在这些菜鸟特工身上浪费资源的必要。再说了,他这样焦躁的年轻人能活几年?

[未知女性]: (叹气)也是。真是可惜了,这么年轻的孩子...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Decolourlised Decen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