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the place where lonely pieces go.
 

【CP向】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这般本该喜庆的节日,对基金会的的员工来说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人会妄想拥有哪怕是一下午的假期,因为世间的异常总不可能就这样暂停。总有人要牺牲自己的娱乐时间来保证世界的正常运转,就算他们的名字不可为任何人人所知。

当然,这些人里也不乏苦中作乐的,抑或以愚弄同事为消遣的。Dr.Bright就是这一小群人中的代表,带领一对非自愿的员工们,硬是把冰冷缺乏人情味,如同棺材的餐厅装点出了酒吧的氛围,可谓是花了不少功夫。当然,其中也不免有一些小小恶趣味的‘惊喜’。

晚上十点是大部分员工的正常晚餐钟点,大部分时间都空空荡荡的食堂里终于热闹了起来。虽没有假日或礼物,但墙上都挂满了些彩带或闪闪的小装饰还是带来了些节日的气氛。基金会的厨师们也多少花了些心思,让餐厅里弥漫起了烤火鸡与肉酱汁的味道。有些人放起了耳熟能详的圣诞歌曲放声高歌,有些人端着热果酒向343致敬,祷告词的大意是感谢终于是过去了的一年,更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享受着这不可多得的,与同事们聚在一起叙旧的时光。虽然有些嘈杂繁乱,却颇有彻夜狂欢的意思。

 

【ck的场合】

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但是随着消息的散布噪音渐渐低下去,取代而至的几乎是惊恐的情绪在白色的大厅中蔓延开来。当事人还全然不知,自顾自地靠着墙与另一位聊得起劲。 当后知后觉地终于意识到周围异常的沉默后,两人才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疑惑的目光环视过厅堂,Clef和Kondraki随着众人的视线好奇地抬头,但也在视线触及那个物体的时候呆若木鸡。

吊在两位博士头顶的小束植物有着浅绿椭圆,卷曲出好看曲线的叶片,其中点缀着几颗乳白的,晶莹剔透的果实。 几株枝干被的红色缎带系在一起轻颤,新鲜得仿佛还带着露珠。

植物本身是赏心悦目没错,它所代表的意愿也是浪漫而暧昧的,但是带入站在其下的两位,那就演变成....比173本身还要令人畏惧的事件了。

Clef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试图说些什么好打断这尴尬的寂静。

“呃...这...这他妈是谁...Konny?卧槽Konny你冷静一点!“

飞扑上去抢走出鞘的利刃,才勉强制止血溅当场的圣诞夜。却反手被Kondraki冷不丁地推搡到墙上,寒冬里背部顶着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墙面的感觉不甚舒适。他有些恼怒有些不解地皱眉,半眯着异色的瞳孔望着面前的男人。

榭寄生下的“规则”在Kondraki博士的脑海中掠过,然后他就笑了。算计的笑容在Clef看来竟然有些毛骨悚然。

”这不是正好么Cleffy?不如...”

这么说着将人用力按在墙上慢慢俯身,直到句尾湮没在双唇相贴之间,甚至不屑于用蝴蝶做掩盖,仿佛要向全世界宣誓所有权。背后传来整齐的倒抽冷气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幸灾乐祸的,来自Light博士’在一起‘的喊声。不顾尖利的牙齿划出的血痕舔上湿软温热的口腔。松绿色的瞳孔深处燃着带有什么不明情绪的火光紧锁着面前的猎物,索取着对方的口中气息。少量酸甜醇厚的酒精成了最佳的催化剂,促使两人交换分享那灼热稀薄的空气。408疯狂地闪烁着传达兴奋的情绪。

Clef一开始还有些挣扎,无奈被结实地困在墙角与Konny中间无处可躲,才被吻了个正着。抱怨似的发出含糊的鼻音。虽然被甩上墙壁时的第一反应是反击,拽着领口狠狠地饱揍一顿,然后给那些吃饱了撑的员工--包括Dr.Bright--好好的上一堂课。但是当有些甜腻的热葡萄酒与对方身上熟悉热度真正传来时他却有些眩晕。直到下唇被咬住戏弄,铁锈的味道火辣辣地在唇齿间蔓延开时,才回过神来,狠狠地剐了Kondraki一眼却没有推开,继续由他搂着自己啃咬索取。

算了,反正拒绝是犯规的。机会难得,就不如干脆再刺激点吧。这么想着略微偏过头,不甘示弱地回应着,纠缠着。甚至抬起双臂,将Kondraki拉得更近,架上宽阔的肩膀,修长的指尖绕上柔软的棕色卷发把玩,完全忽略这背后乱成一团起哄的其他人,嘴角不自觉扬起的笑容也被巧妙地掩盖。

过节的话,来点福利也是无可厚非呢。

 

【齿轮冰的场合】

派对的狂欢早已结束。三楼的员工休息室里三三两两地睡着几位喝醉的人员。旧式的壁炉里燃着的木柴噼啪作响,仿佛看着就能感到温暖的柔软橘红色火焰安静地摇曳着,伴着时不时溅出的小小火星。暖和的气氛与昏黄的火光,就算Gears博士也不禁感到昏昏欲睡。他的助手Iceberg博士,此时已经卷着厚厚的毛毯靠在一边的沙发上睡着了。手里攥着怀表--收到的圣诞礼物--指针走向十二点的方向。Gears转头开始仔细的端详自己的助手,藉此转移渐渐卷上的困意。

原本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连同冷色的硬冷发尖现在被火光温柔的抚过,变得如同融化的棉花糖般柔软起来。同样色调的睫毛在眼底投下蝴蝶般的小小的阴影。歪着头,尖细的下颌埋在羊毛织就的毯子间,呼吸均匀绵长。Gears在心里默默地评估,睡眠质量良好,酒精的作用使体温偏高。

他低头查看了时间。还有十三秒。于是他起身朝Iceberg的方向慢慢走去,在熟睡的研究员面前半米的位置站定。以缓慢的动作俯下身,在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轻柔如同羽毛拂过的力度。准备好的礼物--一盒巧克力,以金属色的丝带仔细系好--被放置在沙发上时,指针咔哒一声,与十二重合。

“圣诞快乐。” Gears 轻声说着,轻手轻脚地掀起毯子的一角,自己也靠着被炉火烘过暖融融的沙发,盖着同一条有些老旧却同样温暖的羊毛毯。他感受到隔着毛毯传来的,或许有些冰冷的温度,嘴角的肌肉不自然地牵起,露出一个算的上是微笑的表情。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47)
 
上一篇
下一篇
© Decolourlised Decen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