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the place where lonely pieces go.
 

无意义虐本命30题:1-15【齿轮冰,CK】

三十题by @铃堡守门大爷, 感谢分享w

先来15题试试?

TW!各种疾病描写,暴力描写etc...总之慎重。

1 中枢性高热

好热,热到快要无法思考。身体却冰凉得仿佛不属于自己,如同寒冰冻成的外壳,虽然这种温度本该不算什么,但无缘无故地从体内开始的高热对他来说简直是讽刺。

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头疼。旁边人说着什么,在他听来不过是糊成一片的无意义片段。

手术造成的创伤性脑损伤,中枢性高热伴随着严重的颅内出血。

他知道他们成功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记忆删除。然后...用他来代替。

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好。

Gears,Gears也曾经受过这样的痛苦么?


2 伴随终身的童年阴影

那只手依旧攀着自己手臂,血液温热粘腻的触感在掌心挥之不去。就算过了那么多年都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感到刀刃划过肌肉的均匀质感。放弃吧,放弃吧,交出了身体的控制权,轻而易举得仿佛刀下不是一条生命而是什么不值一的物件。

划下,尖叫,然后重复。自己在这无限循环中变质,恢复,反复如此。

同样无法忘却的还有耳机里冰冷的指令。

Clef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冷汗浸湿的上衣黏在后背。有什么不对。手臂上的触感还在,但是是温暖干燥的。

在看清是谁后他松了口气,从新躺回床上。先前突然动作惊起的蝴蝶们翩翩落回。

夜还很长。


3 冰锥额叶切除术(ice-pick lobotomy)

发生了什么?

他不记得。他最后的记忆是麻醉药,然后是面前悬着的冰锥状手术器具,然后是刺眼的白炽灯光与人工的黑暗。

冰冷的金属从眼眶刺入大脑上下搅动,抽回带出白色糊状脑组织--割断传输信息的枢纽将某部分孤立。失去了联系失去了功能却就在那里清清楚楚地做着它该做的事。那些情绪天哪那些情绪那些虚假的真实的可爱的可憎的抽象的具象的情绪。

有齿轮分开又重合的声音。

就在那里没错,就在面前。他伸出了手。他抓不住它。

于是爱与赞叹与愤怒到嫉妒与憎恨与厌恶悬浮在虚空中。他看着他们;只是看着它们。

有什么丢失了。


4 手腕骨折

手背被掰成不可思议的角度,毫不留情的力度,细碎的骨头硬生生地碾进血肉里。锋利的剑清脆地摔在地上与残破的蝴蝶一起,眼里充斥的是赤红的愤怒。

站在面前的只是恶魔,穿着熟悉的面皮,扯着熟悉的,看起来无比欠揍的笑容。恍惚间仿佛有什么都没有变的错觉,但最后一点点期望被深红色的眼睛戳破。

纯粹的厌恶,只想撕碎自己。

他笑了,但他知道那个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5 无法自制地哭泣

“Iceberg博士。”平淡单调的语调,“发生了什么吗?”

Iceberg一愣,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手指带着灼热的温度拂过了他的脸颊。

“你在哭。”Gears陈述着事实,一碰即碎的冰壳附在指尖。

Iceberg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尴尬的沉默,泪水依旧在止不住地下滑。

Gears看着他,然后缓慢的,或许有些迟疑的往前一步,将冰冷的身体搂在怀里,机械地拍了拍助手的背。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6 囚禁

下颌被冷硬的金属锐角磨破渗着血珠,沿着脖颈的弧度一路滑落到领口的边缘染红白色的布料,留下蜿蜒刺目的轨迹。

已经三天了,黑色的布条依旧蒙着他的眼睛,手腕反绑在背后也磨出了青紫的淤痕。三天以来除了定时喂到嘴边的平淡无味的食物与水,一点与外界的联系都没有。他的绑架者出人意料地沉默,对他几次提出的诱惑的条件都无动于衷。他的耐心快被磨光,危险的不安感每一天都在加重。

Clef看不见的是Kondraki站在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神。


7 当众羞辱

被大力推搡到墙上,随后男人紧跟着压了上来,让他不禁闷哼,几乎要喘不过气。实验服被粗暴地撕开,胸口敏感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走廊微凉的空气里。

膝盖就狠狠顶开,手腕就用相机架钉在墙上,哪怕要再次扯着他的头发撞上墙去,不管怎样让对方无法挣脱就好。用蝴蝶掩住动作,那些痛苦的疑惑的或是愤怒的声音就干脆无视。

没错啊,尽情挣扎吧。不需要那些装模作样的礼节,那些人前假惺惺的样子到我面前就丢弃吧。这副不知所措的表情也相当不错呢。

你最真实的样子只属于我。


8 抢救室里

纯黑睫毛上依旧挂着干涸锈红的血块,脸色却苍白得可怕。

全然暗红的衬衫被剪开露出骇人的创口,隐约露出下面苍白的肋骨与包裹其中的脏器,依旧在渗出的血液染红堆叠在周围的纱布;床边挂着的血袋无力地试图挽回随着液体流失而同样渐渐失去的生命,让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没有人说话,于是安静地收缩着的器官与监测器刺耳的单音是唯一能够确定存活依旧存在的证明。427的申请书早就批上去了,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等待。

几乎要让人窒息的等待。


9 抢救室外

燃尽的烟头散了一地。碾灭指间的火星,Kondraki一拳捶上毫无生气的医院墙壁。伴随他的除了仪器单调重复的声音与抢救室上刺眼的红灯,就只有无止境的沉寂。

如果,如果再早一点赶到的话...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赶到现场时布天盖地的红色。漫天的血腥与残破的肢体就连他都感到眩晕。大大小小的干涸的新鲜的血泊之中他只剩微弱的呼吸,连心跳都在渐渐地散去。

他看着手上早已干透的不知道是Clef的还是别人的血。

他告诉自己Clef是不会死的。

但是手却止不住地颤抖。


10 脑震荡

发生了什么?

Gears不知道,但宛如宏钟的噪鸣声不断地从左耳贯穿右耳,来回撕扯着他所剩不多的清明,模糊的白噪音,然后世界开始天旋地转。他伸出手去试图抓住什么但只是落了空,试图挪动脚步却摔倒在地。恍惚间看到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跑来,无法理解的声音里似乎带着慌乱。

然后意识就离他远去了。



11 紧张性不动状态(tonic immobility)

感觉不到的恐惧是攀沿而上的藤蔓,勒的他生疼。他听得见Iceberg近乎崩溃的吼声,要穿刺耳膜一般传递过来的满满的惊慌。

但是...

动不了,动不了,如同脚底生根在了地上般动不了。身体仿佛变成了真正的齿轮,沉重又锈迹斑驳得无法咬合再也踏不出一步。无论怎样试图动作,哪怕是一个手指都僵硬地拒绝移动。

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金属在头顶倾斜,倒下。


12 垂死挣扎

然后他看见了Gears。站在882面前的,背对着他的Gears。

如果,如果再不做什么的话,他就会变成的真正的齿轮机械,僵硬而无力地被操控着,连那原本封存在记忆中的感情也会就此消失不见。

不行。

他不允许- 还有那么多的话语没有表达, 还有那么多计划好的事没有去做...

这么做的话或许真的是太过自私,但Gears会明白的,对吗?



13 失血过多

鲜甜温热的血液安静地溶进他的血管,安抚着心底咆哮的野兽,填补皮囊下空虚渴求的黑洞。尖利的犬齿越陷越深几乎要扯下那块皮肉。这早已不是第一次Kondraki吸食Clef的血了,但无论怎么抗拒怎么厌恶,那股欲望只有愈发强烈的趋势。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身下的挣扎也开始渐渐无力。扯着他的头发的手滑落,磕在水泥制的地面上发出空洞的轻响。

每次都是如此。失去意识的前一秒Clef这么想着。


14 胸膜炎

Kondraki是在医疗翼的床上醒来的,伴随着胸口无法言喻的疼痛。吗啡的作用正在消退,于是留下了成片宛如被千万细针戳弄的痛感。他凝视着失焦的天花板,刺眼的灯管在视网膜上拖出淤紫的阴影。

就连呼吸似乎也成了一种煎熬。他止不住地咳嗽,但这只让那疼痛更糟。 然后他笑了。他知道在Clef走后自己的终点也不会太远,讽刺的是就连他也没能预测它是多么临近。

这大概也不是多坏的事,毕竟重复着无聊沉默的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难以忍受。现在他只希望死亡能来的更快一些。


15 伤疤

漫长的职业生涯留下了太多的疤痕,突兀如同一条条蜈蚣爬在面前裸露的背上。忍不住伸出指尖,从凹凸不平的痕迹上一条条划过。他能清楚地分出那些利刃割出的,子弹穿过的,自己留下的痕迹。俯下身,粘腻的舌尖去舔舐粉红的嫩肉。

蓝色与绿色与棕色的眼睛,泛红的眼角,与从喉咙深处溢出来的轻笑。

能感到对方的手同样描摹着自己某道疤痕的形状。瘙痒的感觉随着微凉的指尖如同划在心口一般,一遍又一遍。或许是无意识的,他不知道。那些浅淡的深刻的痕迹如同树干上留下的纹路标记着疲惫困倦的濒临死亡的瞬间留下的印子,是要好好的刻在血肉上的记忆。

也是属于他们的纪念碑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77)
 
上一篇
下一篇
© Decolourlised Decene|Powered by LOFTER